首頁故事名人故事
文章內容頁

名人故事:著名口足畫家用嘴巴畫出絢美的生命

  • 作者:
  • 讀寫網(duxie.net)
  • 著名口足畫家用嘴巴畫出絢美的生命
      生活自理:失去了雙手,如何把飯放進嘴里

      謝坤山在醫院蘇醒時,看見媽媽強忍眼淚。媽媽明白,兒子受損四肢的感染正在迅速蔓延,性命也可能不保。周圍所有人都好心地勸媽媽:別救了,讓他‘走’算了。

      無論如何都要保住他的命,媽媽對醫生說。只要坤山能再喊我一聲媽,也就夠了。

      醫生動了一連串手術,將謝坤山的左臂從肩關節處截去,右臂從肩膀以下二十公分處截去,右腿從膝蓋以下截去。謝坤山終于頑強地活下來了,媽媽給了他第二次生命。他答應媽媽:我無權輕生,也不會放棄。

      出院后,謝坤山再次成為媽媽的新生嬰兒。很多個夜晚,媽媽為了給他喂飯,自己的飯菜都涼了;無數個清晨,媽媽連早飯也顧不得吃,就忙著幫他洗澡、穿衣。

      為了減少媽媽的擔憂,謝坤山決心自食其力。經過苦苦思索,他發明了一套能夠自己進食的用具。在一個螺旋狀的中空鐵環尾端纏上活動的套子,套在殘存的右臂上,再將湯匙柄焊成L型,插進鐵環套子里。

      謝坤山終于能夠自己吃飯了。在校園演講的時候,他經常風趣地將這套自制用品命名為坤山牌自助餐具。

      接下來,謝坤山刷牙也漸漸不再需要媽媽或妹妹的幫忙了。他先用嘴巴擰開牙膏蓋,用短臂把牙刷緊緊摁在臉盆上固定住,放在嘴里,通過來回搖頭的方式完成刷牙。

      謝坤山又自制了用腳控制的水龍頭,自己洗澡。他發明了許多這類用具,解決自己的吃喝拉撒問題。到最后,幾乎所有的日常生活他都能完全自理,還經常用殘存的短臂夾住笤帚幫家里打掃衛生。

      藝術之路:用嘴巴畫出絢美的生命

      謝坤山出事后,鄰居們勸他媽媽:坤山只要到夜市一蹲或到廟前一躺,定能掙到不少錢。窮人家的重度殘疾人,似乎只有乞討為生一條路可走。謝坤山卻根本不愿聽這些話,他說:四肢我已經失去其三,不想連做人的尊嚴也失去了。

      謝坤山開始認真思考自己的人生之路,他決定繼續學習自己與生俱來的興趣——繪畫。然而,對于窮苦人家的子弟來說,繪畫實在是一個過于奢侈的愛好。不識字的父母自然不能理解,何況家里早已經因為給他治病欠下了一屁股債。

      謝坤山只得把在外做工的哥哥偶爾給他買汽水的零用錢積攢下來,買來鉛筆和白紙,準備認真學畫。

      沒有手,拿筆成為最大的問題。謝坤山看妹妹做功課,覺得自己應該可以用嘴咬住筆寫字繪畫。起初,含在牙齒與舌頭之間的筆好像是松了螺絲的老虎鉗,嘴怎么也鉗不穩筆,弄得口水直流;牙齒習慣后,由于練習時間過長,嘴里又被鉛筆戳出一個個血泡,口腔潰瘍不斷。然而,謝坤山從來不言放棄,他只管埋著頭,一筆一筆地認真學畫。他把嘴變成了自己最得力的手,而嘴里的筆,成了他最親密的知己。

      鉛筆斷了怎么辦?謝坤山又想到了辦法:他找來一把小鋼刀,將刀柄含在大臼齒處用力咬住。為了咬穩,他把刀柄都咬得變形了。接著,他把鉛筆推到桌邊,再用殘存的一點右臂按住,用嘴里的刀片,一刀一刀地削出了筆尖。

      他在心里吶喊:這一刀一片的筆屑,片片都是信心。謝坤山,今天你不僅把鉛筆削了出來,更是把自己未來的路也削了出來!

      謝坤山聽說臺灣著名畫家吳炫三先生在美術學院開課,就千方百計找到他,要求跟著學畫。吳先生被他的誠心所打動,同意他來聽課。從此,謝坤山每天拖著殘缺的身體,轉幾趟公車,花兩個多小時趕往學校,風雨無阻。

      最困難的,是難以啟齒的小便問題無法解決。他不好麻煩老師同學幫忙,便一天從早到晚不喝水,在校8小時內有尿也忍著,直到后來憋得尿血。

      24歲那年,謝坤山主動搬離父母貧困的家,嘗試著自己出去獨立生活。為了補上文化課,他白天練習用嘴繪畫,晚上則去夜校補習中學階段的課程。

      正在如饑似渴學習繪畫和知識的時候,他的右眼在一次碰撞中失明了。然而,這沒有擋住謝坤山前進的腳步。他十分珍惜能重返課堂學習的機會,砥礪自己終日埋首在書桌、畫架前。他每天最多睡四五個小時,開玩笑說少睡就是多活。

      三年一晃而過,謝坤山被臺北最好的中學——建中補校錄取。他的繪畫也有了長足進步,開始在國際上連連獲獎,得到了人們的認可。1994年,他創作的《金池塘》以八萬元新臺幣賣出;他的作品先后六次入選大型畫展,1997年榮獲國際特殊才藝協會視覺藝術獎。

      快樂助人:沒有什么事情是不可能的

      人生如棋,車、馬、炮被紛紛拿掉后,又該怎樣去做?謝坤山說:就算戰到一兵一卒,我都還要堅持下去。

      謝坤山的臉上每天都掛著燦爛的笑容,因為他每天都為自己尋找快樂的理由。由于沒有佩戴義肢,孩子們在路上看到他時,都會對著媽媽驚呼:媽媽快看,他沒有手。

      年輕的媽媽們常會一把摟住孩子說:不要這樣講,否則人家聽到會很難過。這時,謝坤山都會轉身對孩子們微笑:小朋友,對不起啊,叔叔今天出來的時候,忘記把手帶出來了。

      謝坤山從不忌諱談論自己的身體,也決不躲在房間里無所事事。他懷著一顆感恩的心,盡可能地去幫助別人。不管多忙,他每月一定至少抽出一天時間去慈濟醫院作義工,照顧那些最絕望的人。

      一位女病人在一場突如其來的瓦斯爆炸中失去了丈夫,她本人也重度燒傷,原本美麗的面孔變得猙獰恐怖。更讓她感到痛苦的是,以往經常在自己身邊撒嬌的8歲女兒,現在見了她就驚嚇得哇哇大哭,再也不愿靠近。

      聽完了她的講述,謝坤山說:您沒有好好愛自己。看見女人不解的樣子,他接著說:假如這場意外不是發生在您身上,而是發生在您女兒身上,您愿不愿意代替她承受這個痛苦?女病人使勁點頭:我愿意!我絕對愿意!

      謝坤山說:我絕對相信您愿意!請回頭看看,此刻就站在您身后的媽媽。女病人的身后,正在給她梳頭的老媽媽淚水奪眶而出。您的媽媽又何嘗不愿意代替您經受這個痛苦呢?可是她能嗎?母女兩人再也忍不住了,淚水像決堤般噴涌而出,哭成一團。

      謝坤山再見到那位女病人時,她已經像換了一個人,臉上有了笑容和神采,還愿意和他一起,用她依然甜美的歌聲去激勵其他病友。謝坤山知道,她已經放下包袱,也明白一個道理:不管遭遇到什么,其實我們擁有的永遠比失去的多!

      謝坤山的堅韌、樂觀和熱情打動了一位年輕貌美的姑娘,她叫林也真。1987年,他們兩人步入了婚姻殿堂。

      如今,他們的兩個女兒都已經十幾歲了,有人問謝坤山:假如你有一雙健全的手,你最想用它做什么?

      他笑著說:我會左手牽著太太,右手牽著兩個女兒,一起走好人生的路。

      現在,謝坤山除了作畫,還不時應邀到學校、社區甚至監獄義務演講,激勵更多的人揚起生命的風帆。

      他說:殘疾從來沒有妨礙我成為一個自在的人。我的衣袖或許空空如也,但我依然能夠掌握幸福的生活!

      本文標題:著名口足畫家用嘴巴畫出絢美的生命

      本文鏈接:http://www.ckqqoi.live/meiwen/212853.html

      推薦閱讀

      網站統計
      靠自己而活